对话歙县高考送考老师:洪灾中为考生家长心理疏导

原标题:对话歙县高考送考老师:洪灾中为考生和家长心理疏导

在全国多地考生结束高考,庆祝高中生涯告一段落后,7月9日,安徽黄山歙县的两千多名考生终于迎来高考最后一天。

据安徽气象部门通报,7月7日0时至16时,歙县累计降水量122.1毫米,达大暴雨量级,并引发洪涝。受其影响,截至9时语文科目开考,2000多名考生只有500人抵达考场。歙县原定于7月7日进行的语文、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9日补考。

当天歙县雨量有多大,被洪水阻拦滞留在途中的考生、家长都经历了什么?就此,新京报记者对话当地两个高考考点之一——歙县中学参与本次高考工作的高一地理老师杨文(化名)。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他仍感到不可思议,“这是我50年来经历的最大洪水,也是第一次遇到高考因洪水而延期。”

7月9日上午,歙县雨过天晴,考生顺利进入歙县中学考场,参加最后一天的高考。受访者供图
7月9日上午,歙县雨过天晴,考生顺利进入歙县中学考场,参加最后一天的高考。受访者供图

谈歙县现状

  洪水已经退去交通畅通 考生顺利参加考试

新京报:目前歙县情况怎么样?

杨文:昨天还下着中到大雨,今天(9日)上午雨已经停了,歙县的洪水昨天已经退回河道里,河中水位还比较满。

县里交通已经恢复,路面还有些泥泞,不过通向考点道路昨天考前已经畅通。

新京报:这两天考生如何前往考场?

杨文:今年歙县有两个高考考点,理科科目在歙县中学考试,文科科目在歙县二中,大部分学生按照安排统一乘车前往考点,部分家长自己送孩子参加考试。

新京报:考生们目前状态怎么样?

杨文:这两天考生状态还可以,昨天和今天都顺利参加了考试。其他学校有一名考生受伤,高考第一天蹚水的时候崴了脚,后来都是由警察背到考场。

新京报:今年高考期间,你主要负责什么,这些天都做了什么工作?

杨文:我在歙县中学主要负责巡查和维护考点的秩序,护送考生,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。

我们县高考时间调整后,我与其他老师一直在做考生和家长的心理疏导、缓解压力。针对网络上传言说备用卷更难等,我们也做了说明,告诉考生和家长,教育部都有命题要求,两套题难度是差不多的。

高考第一天,语文和数学考试推迟,但第二天的考试还要照常进行。当天学校就给老师们发了通知,学校所有心理老师和高三老师,要对住校的考生进行线下心理疏导,对回家的考生,也要逐个打电话确认情况,帮助考生稳定情绪,迎接第二天的考试。

这几天我们对歙县中学所有房子进行了检查,以免漏雨。学校各个走廊上安排了人员值守,提醒考生小心滑倒。

7月7日,河道洪水漫上街道,警方在现场维持秩序。受访者供图
7月7日,河道洪水漫上街道,警方在现场维持秩序。受访者供图

谈洪灾经历

  不少学生、家长被洪水挡在途中 期间收到延考通知

新京报:歙县什么时候开始下暴雨的?

杨文:最近一个月,歙县的雨几乎没停过,近一周下的都是大雨,7月6日晚上下了一整晚暴雨。

新京报:高考第一天歙县洪水有多严重?

杨文:我在歙县生活了50多年,1996年、1998年都经历过比较大的洪水,不过都比不上这一次。新闻上说这是歙县50年一遇的洪水,我觉得差不多。

7日高考第一天,早上4点多我老婆工作的医院打来电话,让她赶紧去医院待命。我起床往外一看,到处都是水,已经快到街道路面了。

我家和学校之间隔着练江,上午6点多我从家走到单位的途中,被前面的河道洪水堵在了新安路路头靠近古城墙的位置,实在走不动了,离学校还有1公里,很多考生和家长也被堵在这里。当时我看到前方洪水漫出河道长达几百米,水深处居民停靠的车子都被完全淹没了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到后来会影响到高考?

杨文:当时和我一起被河道挡住的家长、学生和老师,可能有近千人,我当时心里就闪过一个念头,觉得第一科语文会不会延期。

新京报:当时跟你一起被困的学生和家长状态怎么样?

杨文:考试时间临近,有学生和家长情绪崩溃了。我听到一名家长说,“今年完蛋了,孩子要复读明年再考了。”还有学生在哭。当时明显感到现场气氛不对了,焦虑、压抑。

有两三个学生和家长很固执,不听劝阻,非要赶过河到考场去。当天早上一些家里有船的居民已经自发开始救援,他们几人就通过这些船过了河,水流很急,还是挺危险的。

新京报:什么时候收到高考推迟的消息?

杨文:等到8点多,我们接到消息说语文推迟到10点考试,10点多又收到通知,当天语文考试取消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整个县有四分之三的考生都没到达考场。

下午1点多,我们收到消息,数学考试也确定延期了。

7月8日,洪水消退后的练江河道边,露出了众多倒塌的树木。受访者供图
7月8日,洪水消退后的练江河道边,露出了众多倒塌的树木。受访者供图

谈救援

  和校长一起安慰情绪激动的家长和学生

新京报:救援人员什么时候赶到现场?

杨文:县里的警察和应急管理局的工作人员7日上午一开始就在现场维护秩序。救援队6点多也到了,他们用冲锋舟接送了一部分人过河,但人群数量太多,冲锋舟应对不过来,主要是把需要就医的病患送到医院,以及给医院运送食品等。

现场被困的学生和家长们所在区域比较安全,基本没有遇到险情。10点多确定上午不考试了,他们就各自返回了。部分需要从考点渡河回家的考生,由救援队接送。

救援队当晚7点半左右撤离了,洪水消退以后,县里的环卫部门对道路进行清淤。

新京报:被困时主要困难是什么?

杨文:物质上没什么困难,歙县地形起伏比较大,我们都在高地,没有被洪水冲击到,比较安全。不过交通要道都在河谷,路都被淹了。主要困难是家长和考生们情绪焦虑,当时还没有收到延期考试的通知,人心惶惶。

新京报:被困期间你做了什么?

杨文:因为我们好多老师也困在现场,校长也在。我们就地开始安慰情绪激动的家长和学生。当时有几名学生在我旁边,从表情就能看出来很担心,我就和他们说,现在我们这些老师和校长都还没到考点,有一部分考卷都被洪水堵在半路上,今天的考试肯定会延后,请他们放心。校长也接到消息,告诉大家政府正在紧急开会,县里也在把情况向上汇报,肯定有办法。

其实当时我们也是硬着头皮在劝导家长,心里没有底。我从教30年了,从没遇到过高考延期。但在现场没办法,我也没多想,觉得当时最重要的是把学生和家长的情绪稳住,以免出现极端举动。

得知我们是老师,家长们就聚集过来了听我们说,情绪稍微缓和了。

新京报:作为老师,你想对这些经历了高考变故的考生说什么?

杨文:如果能在这次高考中稳住阵脚,度过心理关,以后会成为一份难忘的人生财富。经过这件事,你会发现家人和老师,甚至身边的陌生人,站在洪水面前,他们都在关心你,这是社会良善的一面。不经风雨,不见彩虹,有了这一段磨难和历练,对于将来应对人生中的挫折,也会有帮助。

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

责任编辑:黄晓冬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